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旗下栏目: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鄂尔多斯日报专版

朝鲁会长---功德在人心

来源:未知 作者: 陈 育 宁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2-24
摘要:---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理事会上的发言(提要) 2015年12月23日 冒着严寒,排开年底的活动,我二人又一次长途奔波,来到鄂尔多斯,参加这次不同寻常的研究会理事会。这次理事会,除了常规的工作总结和部署之外,不同寻常的是引起大家关注的尊敬的会长奇朝

 

       

                                             ---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理事会上的发言(提要)

                                                         2015年12月23日

                     

        冒着严寒,排开年底的活动,我二人又一次长途奔波,来到鄂尔多斯,参加这次不同寻常的研究会理事会。这次理事会,除了常规的工作总结和部署之外,不同寻常的是引起大家关注的尊敬的会长奇朝鲁辞去会长职务这项议题。

        根据上级关于规范学会组织的要求,以及由于年龄的原因,奇朝鲁同志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崇高姿态,主动提出辞去会长职务,我完全理解,而且充满敬意。

        此时此刻,心情又是纠结的。我和许多朋友一样,希望能挽留朝鲁同志,希望他继续带领大家把鄂尔多斯学及研究会事业进行下去。此时此刻,我不由得想起,十三年前,应朝鲁同志之邀,我参与了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工作。我虽然是跨省兼职,自身又有较繁重的工作,但接受了这份相邀,我未敢怠慢,自愿承担,克服困难,认真完成研究会交给我的任务。十三年来,我与朝鲁同志心心相印,默契配合,为着一个共同的追求---鄂尔多斯文化的发掘与传承,共同谋划,相互支持,由此也使的情义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升华,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段有意义的经历。我在2009年出版的《友声同呜集》一书中写道:“人的一生会遇到一些想不到的‘轮回’或‘循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从内蒙调至宁夏,研究的方向渐渐转移后,却又和鄂尔多斯联系起来,竞‘梅开二度’;当我和朝鲁同志先后从岗位上退下来,各自要安排晚年生活时,一项共同的事业又把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奔忙起来。”我想这一切,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朝鲁同志对我的充分信任和尊重,是朝鲁同志的执着追求和人格魅力吸引了我。

        朝鲁同志担任会长,带领研究会走过不平凡的十三年,对于所取得的成就和对鄂尔多斯文化建设的贡献,社会多有称赞,领导多有评价,研究会多有总结,许多同志撰文或在各种会议上多有论述。这些成就和贡献,在鄂尔多斯,在内蒙古,在全国地方学系统,已经产生了深远影响,这是有目共睹的。其中,朝鲁同志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是关键,这也是大家的共识,社会的共识。

        对于朝鲁会长的工作和作用,我想特别强调几点。

        第一,首创。“鄂尔多斯学”这个概念和命题是朝鲁同志首先提 出来的。2002年建会之前,他是拿着这个经过思考而提出的概念来征求我的意见的。这是一个大胆又具创新意义的命题。朝鲁同志虽不是专门从事文化研究的专家,但却以敏锐的文化意识,立足前沿,提出具有学术理论前卫意义的命题。此后的实践证明,这个概念和命题是成立的,是有意义的。正是有了这样一个学术范畴和平台,在众多专家的共同努力下,十多年来抓往不放,坚持不懈,从而整合了鄂尔多斯丰富而有特色的民族、历史和经济、社会的各类文化资源,创建了一门民族地区的地方学。从鄂尔多斯文化史的角度看,鄂尔多斯学的提出、创建和形成,是具有一定历史意义的事情,因为它把许多涉及鄂尔多斯文化资源不系统和零星的内容系统分类整合了,把多年来对鄂尔多斯文化的发掘研究作了有效的集成,从而把自身的特点突显了,把地方文化的品牌树起来了。如今,围绕着鄂尔多斯学研究已经形成了一系列成果,有的填补空白,有的获得各种奖励,可见一个创新概念会有多么大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我在2002年9月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大会上曾说,朝鲁同志担任研究会会长当之无愧,他虽然退居二线,却做的是一线的工作,可以预料,一定会取得“前线”的效果。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这个“预料”,今天得到了验证。

        朝鲁同志为什么会有这一首创?我以为最重要的是他所具有的民族文化的自信及责任,他把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展当成自己不可推卸的使命,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地担当起来,用了心血,动了真情。这不是当过领导的人都能具有的情操,也不是一般专家所能达到的境界,这是朝鲁同志可贵的品格。

        第二 ,探索。有了一个好的文化建设的命题,必须要有一个相应的平台,才能落实和发展。由朝鲁同志牵头组建的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就是这样一个平台。一个承担了地方学创建任务的民间学术团体,如何从实际出发,有效地开展活动,积极地发挥作用,而不是徒有虚名、流于形式,或半途中止,的确需要探索,需要创新,需要有适合于自身的模式。在朝鲁同志的带领下,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走过的十三年,也是创办新型地方学民间学术团体的十三年,是勇于探索、不断创新、积累经验、逐步完善的十三年。现在,从办会宗旨、中心任务、队伍建设、活动模式、组织机构、会风建设等各方面都形成了较完整的作法,有的已建立起规章制度。通过建立专家委员会这种形式,发挥专家的骨干作用,组织课题,培养人才,壮大队伍,又积极与全国地方学学术团体联络交流,这些作法,都具有创新意义,为地方学学术团体的组织活动提供了新的经验。今年以来,与地方大学联手,推进地方学进入大学课堂,使鄂尔多斯学的发展迈出了新的步伐。这一系列探索成果给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生存和发展注入了活力,在诸多地方学学术组织中,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各项活动有声有色,成果丰富多样,先后获得多项奖励,朝鲁同志也获得全国老有所为先进人物的称号。更重要的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以自己独特的形式,为地方建设服务,为文化发展出力,可谓功莫大焉。

         在这些探索中,我要特别提到的是,朝鲁同志非常注重发挥一批老领导、老专家、老同志的作用,对这些退下来的老同志格外尊重,发挥老同志的优势,为老同志参加研究会活动创造条件。这十多年来,一批老同志一直是研究会各类活动的核心力量,是研究会的积极参与者、坚定支持者。许多老同志通过参加研究会的活动和相互的交流,体验到老有所为的充实和老有所乐的愉悦。

        这些创建研究会的有益探索,是与朝鲁同志丰富的领导经验和组织协调能力分不开的,是与朝鲁同志善于依靠地方领导、联络地方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善于团结知识分子分不开的,正因为如此,使研究会的工作和活动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支持。这些宝贵的经验,为研究会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三,奉献。朝鲁同志在退休之后,选择了民间学术团体的文化工作,在当时诸多从实权岗位退下来的领导中,是极为难能可贵的。因为谁都知道,前十多年不少领导干部利用各种机会插手企业、项目,有的谋取私利,滋生腐败。在这种风气下,朝鲁同志却偏偏选择了清贫的文化研究工作,这就是一种奉献,一种付出,也是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研究会成立以来,朝鲁同志虽年龄渐大,但坚持上班,身体力行,许多工作亲历亲为,跑上跑下,亲自汇报,请求支持。有同志说他是“放下身段”,为研究会的工作操心受累,这对于当了几十年官的人,也非易事。在这十多年里,朝鲁同志自身也在不断学习钻研,他所发表的文章,提出的指导意见,有见解,有深度,有自己的文风特点,他就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鄂尔多斯学专家,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成果,为鄂尔多斯学的建树做出了贡献。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也是大家十分敬重朝鲁同志的一个原因。

        在这里,不能不提到朝鲁同志的夫人黄老师。黄老师全力支持朝鲁同志在研究会的工作,不仅承担起全部家务,而且常常为研究会分担许多事务,关心参与研究会的活动。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位蒙古族女性识大体、顾大局,热爱家乡、豁达朴实的优秀品格。

        我知道,我以上简要的概括,当然不是对朝鲁同志十多年主持研究会工作的全面评价,而只是我个人的一些体会和想表达的感情。

        今天,虽然朝鲁同志辞去了会长职务,但我相信,在他领导下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所取得的成就和经验,将是鄂尔多斯文化建设的一笔财富,一定会在今后的发展实践中发挥作用。我也相信,发展鄂尔多斯学的事业仍然是朝鲁同志心所想、情所系的愿望,朝鲁同志一定会以新的方式继续指导、帮助、参与研究会的工作。古训曰,文武之道,有张有弛。我同时也希望,朝鲁同志马不停蹄地辛苦了几十年,现在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生活,在关心指导研究会工作的同时,抽一些时间,陪老伴旅旅游,唱唱歌,访访友,写写字,使自己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一些,健康开心是最大的幸福。

        我完全同意目前由杨勇同志主持研究会的日常工作。杨勇同志一直参与研究会的领导工作,沟通联络东联集团对研究会的支持与合作,无论是专业知识水平、组织管理能力,都是完全可以胜任的合适人选。在朝鲁同志的继续帮助指导下,杨勇同志一定能够大胆负起责任,充分利用研究会已有的基础和优势,进一步争取地方政府及东联集团等社会各界的支持,开创研究会工作的新局面。

        值得高兴的是,今年研究会与鄂尔多斯学院的合作,为今后鄂尔多斯学和研究会的建设与发展开拓了一个新的广阔空间,这是值得期待的。

        随着研究会人事安排的过渡和调整,我也希望对专家委员会的调整和充实也予以考虑。我在研究会成立后,一直受聘担任专委会主任委员。现在,年龄渐大,也感力不从心,希望更合适的同志接任这项工作,我会服从研究会的安排。作为从事鄂尔多斯研究的专家,我依然会尽心尽力。

        2009年元旦,我曾给朝鲁同志写过一幅字:“功德在人心”。七年过去了,当又一个元旦即将到来时,我想仍然用这句话表达我对朝鲁同志的崇敬之意。

                                                

        新年即至,我衷心祝福研究会的各位老同志、老专家,各位年轻的朋友身体健康,家庭幸福!衷心祝福研究会在新的一年有新的进步、新的成就!

责任编辑: 陈 育 宁

最火资讯